达州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混泥土机械

药物品牌的保护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9日    点击:[1]人次

药物品牌的保护

制药公司已经意识到他们所销售的不单是产品,而且还有需要保护的商标。医药行业的态度已经从以前一丝不苟的作风转变为“不管什么都想治”,这样他们就很容易跳进制假者严阵以待的陷阱。

由于非处方药的直接分销不断增加,人们已经可以从多种途径获得非处方药品。假处方药会带来严重后果,而由于相关部门对供货环节的监管比较少,导致药品面对这种问题时也显得特别无能为力。

想一想公司为了销售这些药品而投资的数10亿资金,这个行业中假药现象依然如此猖獗可真令人惊讶。

根据国际造假情报局的统计,食品,药品和奢侈品的假冒产品价值大约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7%。Pira的研究发现,全欧洲的公司因为假冒商品而导致的损失估计高达280-400亿英镑,而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世界上6%的药品是假药,在非洲某些地方这个百分比可能高达50-60%,拉丁美洲则超过25%。

药品的转移,比如药品被从一个国家运往另一个国家,重新包装后再运回原产国,然后通常以更高的价格出售,这种现象使生产假药的现象更加激化。虽然这些药品可能是真的,但是转运网络中涉及的人有可能与造假者勾结,因此常常真正的药品中也混有假药。

Keith Widdowson-De La Rue商标保护局药剂及化学药品部的主管说: “考虑到假药会给消费者带来严重影响,给制药公司造成收入上的损失,人们本以为制药行业会花重金采取反抗造假的措施。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他将这种情况归咎于药品制造商对待这个问题的保守态度,药品制造商们不愿意花精力去对付假冒药品。“造假者可以从假药中得到高额的利润-一些治疗肿瘤的药品价格可以高达每月1000美元,而且这些药品的包装较容易复制,药品也容易分销,所以很多罪犯被吸引到制药行业来,正因为制药商的保守,他们在面对犯罪时,显得无可奈何而且幼稚。”

到目前为止,人们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还是被动多于主动,但过去的2年里,已经有几个计划开始起作用了,我们可以看到对付假药的措施越来越多了。

“制药公司已经意识到他们所销售的不单是产品,还有需要保护的商标”,Widdowson先生说道。

与此同时,出现在美国的 — 世界上20家最顶尖的药品公司中有11家在这里 — 许多明目张胆的假冒药品事件,使得FDA不得不打醒精神,并注意到这个问题在其他地方也有发生。

终于,随着药品公司组建团队,专门针对安全问题,天平开始从被动的一边向主动的一边倾斜。

药品制造商和安全方案供应商之间展开更紧密的合作关系,这表明现在更容易在产品价值和假药威胁之间取得准确的平衡了。

当建议公司采取合适的打假措施时,Keith Widdowson认为,确定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是关键所在 :“增加太多的科技手段很可能只是浪费金钱,除非你能完全意识到你所面对的问题的本质 — 这是贿赂问题,药品转移问题,制假问题,还是这些问题都存在?”

当然,预算是采取打击假冒产品措施时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因为很难监测假冒产品到底导致多少损失,所以计算商标保护该用多少成本也变得非常困难。

De La Rue鼓励公司从不同的角度综合考虑花费的问题,比如在法律事务方面应该花费多少,产品测试和商标推广方面,长远来看,为了赢得成本收益,商标推广是可以帮助平衡这些费用的。大多数打击假冒产品的措施都有一个好处 :可以结合到生产线生产之中。

谈到选择解决方法上,Widdowson先生说,明智的做法是不要仅仅依赖某一个安全特征,他相信基于一系列解决方案上的整体分析可以提供最有效的保护。

现行主要的打击假冒产品的方案可分为可视和隐蔽两种类型,De La Rue可以提供这两类方案。

可视方案的设计目的是:确保供应环节和终端消费者得到的产品都是真的。这些方案包括可见可变物(OVD),如安全标签,外包装和撕条,诸如此类的全息图,还可以提供对防伪防弊包装的保护。用手指摩擦会变色的感温墨水线,还有条型码都成了最受欢迎的保护措施。

因为这些保护措施需要消费者自己有意识地去找产品上的安全系统,而且它们的可视性也很容易仿冒,所以人们认为这些措施只提供了一种低级保护。然而,OVD的新技术在不断地更新发展,通过使用与传统的二维和三维系统相结合的专利立体图和点矩阵技术,现在用普通打印机和扫描仪进行仿冒越来越困难了。

因为OVD技术已经开始成为产品的辅助包装,所以有了很大的发展,也可以更好地保护产品。2002年,提供一系列OVD方案的Applied OpSec公司将新产品全息泡罩塑料包装投放市场,产品的特征是: 一个安全光学图象,上面可以套印产品的标识和图形。他们使用生产传统泡罩包装的滚筒密封机器,将与OVD技术结合的可视转移膜转印到遇热密封铝上,新产品就是在这种旧产品的基础上产生的。

Light Impressions International也提供全息药品包装铝箔,可以将其用于泡罩包装上,并印上公司的标识。

隐蔽方案则是在产品的原始包装上应用不能被肉眼看见的更深的保护层。这种方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商标拥有者不让外界知道他正在采取措施打击假冒产品。

隐蔽保护技术包括安全包装感光层,其特征是通过紫外光灯看分布在纸里面的荧光纤维时,就能看到这些纤维发光。同样的, 人们还发展了taggent技术,这种技术使用标签物质,比如墨水,磁化物质和化学物质,只能通过专门的机器才能用肉眼看见。这个方法是为了限制可以用技术阅读taggent的人数。

药物产品的安全系统应确保供应环节和终端消费者得到的产品都是真的。

只有将这种系统和可视方法结合起来,才可以建立真正的安全方案。比如,一个特别的号码可以显示在可见的保护标签上,同时也可以用紫外线墨水来将其隐藏在某处,只有用紫外光才能看到。与产品特征越相近,就越能促进taggent技术在未来的进一步发展,而现在在泡罩成型包装和瓶装的应用上已经有一些进步了。

以美国为基地的Kurz Transfer Products就是一家能提供可视和隐蔽两种光学可变图像的公司。他们的专利技术产品Trustseal系统被用于热印铝箔,可以提供防伪防弊包装还有封口盖。同时还能提供隐蔽和可视保护 — 包括产品序列号码,防伪指示器,微型字体,隐藏的图像, 部分的脱金属能力和机器识别能力。Kurz公司还额外生产二维、三维和点矩阵全息图。

应用在药品方面的数码水印技术是一种隐蔽保护技术,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它包括一种软件技术,能以数码方式制造图象,包含一些隐藏信息,比如在打印过程中应用的、只能被特定扫描仪读取的编码。

到目前为止,与药品有关的数码水印遇到的问题是: 产品包装需要一个有适当细节和分辨率的图像来隐藏编码。而大部分处方药的包装都比较单调,因此并没有太大的机会使用水印技术。然而,如果品牌营销的趋势继续下去,这个问题有可能改变,特别是在非处方药的包装上。

Dotrix,这个以比利时为基地的提供数码打印方案的公司,是在2001年以Barco图形公司为基础成立的,这公司与不同的数码水印生产商合作,共同为医药行业发展适当的解决方案。尽管现在并没有应用在药品方面,但Dotrix相信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克服图像问题的解决方法。理论上,这样一个方法可以与Dotrix SecuSeal系统相结合,这个系统是建立在复杂的安全设计基础上的可视方案。

美国的Digimarc公司和英国的Signum Technologies公司是两个致力于发展药品领域数码水印软件的生产商。

Keith Widdowson预期,追踪技术,包括RFID、条形码和磁标签,是另一个有很大发展潜力的领域。他认为:“当技术的成本和规模降下来的时候,越来越有可能可以在供货环节追踪产品,并在销售的时候确定其真实性。这对于处方药 — 风险更高也应该花费更多费用 — 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18个月前,磁标签开发商Flying Null公司和Light Impressions International公司签定了一项协议,决定共同以OptoCode的形式继续开发OVD技术和追踪技术。

Flying Null公司将磁标签物结合运用到产品的包装上,这样就可以用一个手提扫描仪识别内含的详细信息。它与全息图一起被应用到粘贴标签上,这就可以提供防伪防弊包装,以识别产品的真实性和来源。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